食髓知味H(2 / 2)

阿蛮觉出不妙,连忙收力,然后接着翻滚的姿势,远远地避开了白衣人。

不想白衣人动作更快,不等阿蛮稳住身形,他便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身后。如此一来,原本意欲躲避他的阿蛮反而像是自动送上了门。

白衣人守株待兔,待到阿蛮一进入自己的怀抱,他便飞快的扣住她的腰身要挟道:“要是你不想现在就被我办了,就不要动,我现在可是亢奋的很呢!”

说话间他便暗示地用自己已经高昂起来的阳物顶了顶她的侧腰。

阿蛮果然绷紧了身体不敢动了,只是眼中的怒火越发旺盛了起来。

白衣人近在咫尺,自然是将她怒气看了个一清二楚。但作为性神,他什么样的女子没有调教过,如阿蛮这样开始时抵死反抗,但最后却求着他上自己的女子也不是没有的。而说来不巧,他恰是偏好这种类型的。

他隐忍地舔了舔自己的唇,然后才用饱含情欲地沙哑声音道:“你越是反抗,便越是叫我想要降服你!”

而就在阿蛮偷袭失败的同时,另一头的春绯已然被推上了情欲的巅峰,在黄衣人灵活的将舌头探进她湿滑的幽径的瞬间,她终于啊啊叫着挺起了腰身,再度被高潮淹没了身心。

但黄衣人却并没有因此就放过她,他收回舌头,改将硬挺到轻微做疼的阳具挺进了她抽搐的花穴中。

高潮中的春绯能感觉到自己不断抽搐的花穴被毫无空隙的填满了,那是一种舌头所无法带来的满足感。当不断蠕动的娇嫩穴肉如饥似渴地绞缠着粗大的阳物之时,她甚至能感觉到阳物上的青筋在突突的跳动着,那种血脉喷张的感觉仿佛也传染给了她,令她生出了一种无法克制的冲动,那就是想要被狠狠贯穿。

而黄衣人满足了她愿望。他跪立在她的身后,并用宽大的手用力掐住她的腰肢,然后以快得看不清残影的速度用力抽插起来。他的每一次挺进都是那样凶狠,就像是要将她活活捅穿一般,而且一次比一次进的更深。

“嗯嗯啊——好快活——好快活——”完全被情欲俘虏的春绯终于忍不住叫出了声,“啊——啊——我还要——更多——更多——

黄衣人闻言越发加大了动作,每次抽插都是全根拔出再重重捅回去,胯部拍打在春绯富有弹性的臀上,发出响亮的啪啪声。春绯的姿势不知不觉中已经变成了跪趴在地上,只高高的撅起了翘臀,并不直接扭动腰肢来迎合着黄衣人看似粗暴的抽插动作。

大量的淫水被捣成了白沫,溅的他的耻处都是一片湿润,洞穴中到处都是黏湿的性器翻搅声和似有若无的水泽声。黄衣人能感觉到被自己抽插许久的花穴再度开始抽搐起来,被绞缠积压的快感终于也使他绷紧了小腹,然后在密集又快速的一阵抽插之后,他射了。

“呀——”

第一次承接滚烫的精元的春绯抵达了从未有过的高点,就那么尖叫着晕了过去。

与此同时,隐忍许久的白衣人也像是忍不住了一般,直接将阿蛮按倒在了身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