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新地址cwjuxs.com 原地址即将停用,请收藏新地址。

淫礼少年礼臣脱衣摸乳(1 / 11)

竞风流 乱作一团 5803 字 22天前

封禅第一日,女皇于泰山山脚之南祭祀上苍,以求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,然祭天之事极为慎重,苏盈罗当时并没有允许史官相随,故而祭天之事皆秘之,百姓不得而知。

不过百姓们对此倒也不甚在意,因为第一天的典礼虽然非常重要,却没有什么女干引人的地方,他们更想知道的是之后这两天的情况。

第二日是女皇祭祀先帝与过世贤臣的日子,因为天临国风与众不同,能被祭祀的贤臣无一不是往代女皇的近臣,严格地说起来,其实也算是一家人。

太阳自东方升起,苏盈罗沐浴着阳光,来到chu于山腰chu的祭坛。

极大的供桌上摆放着历代先帝的往生牌位,在每一位先帝的牌位旁边都有一块贤臣的牌位相辅相随,能将牌位摆在这种地方,就是天临的男人们所能获得的最高的荣耀。

祭祀的第一步,苏盈罗要把写满了她功绩的表书在列位先帝的牌位前焚烧,以示将她所做过的事上报先祖,这一步说起来没有什么困难,但是真到了需要她亲自上阵的时候,才知道这道仪式里面还有不少难度。

在她的身边有三个帮她行礼的礼臣,三个都是漂亮的小少年,他们最大的十二岁,最小的才九岁。

他们都是先代贤臣的后人,个个都是家世显赫的天之娇子。

这三个孩子都是代表先人来这里接受女皇封赏的,他们会全程陪她走完今天的祭祀典礼,必要的时候也会成为她的帮手。

如果只是普通的祭祀,这样的情况自然也称不上是困难,可是天临国的典礼又怎么会普普通通呢?

苏盈罗现在只穿了一件单衣,衣裳下面就是曼妙赤裸的肉体,而且司礼官的唱喝声已经响起,“有请礼臣为陛下宽衣!”

年纪最小的礼臣上前一步,红着小脸对苏盈罗行了一礼,“陛下,臣李岐,伺候陛下宽衣!”

“姓李?”苏盈罗配合地朝他张开双手,好奇问道:“李复贤与你可有关系?”

“回禀陛下,臣是李大人的祖侄,只不过并非出自一家,关系离得有些远了。”

别看李岐才九岁,个子却很高,他的个头已经快到苏盈罗的下巴,小脸通红的解开了苏盈罗的衣襟。

苏盈罗点点头还未说话,就觉得胸前一松,身上唯一的一件衣裳就被李岐解开了。

一对莹白娇挺的美乳颤巍巍地跃然而出,粉嫩嫩的樱果上下弹跳着,因为距离太近,还蹭到了小少年同样粉嫩的唇瓣上。

“嗯啊……”麻麻的酥痒最是撩人,苏盈罗已经好些天没有欢爰过了,如今只是奶头蹭到了男孩的唇,就舒服得让她忍不住呻吟出声,奶尖更是飞快的柔挺起来。

“这就是陛下的咪咪吗?好大呀!”男孩已经看呆了,他着魔似地盯着近在眼前的一对巨乳,不由自主的伸出双手握住软绵绵的乳肉,小猫似的把脸埋在她的乳沟里蹭了又蹭,“陛下的咪咪好香呀,蹭起来真舒服!”

“你这孩子……嗯啊……等一下……”